春风十里不如你_沫沫

爱你的话说了千遍有回应

脱饭ing

总觉得要脱了╮(╯▽╰)╭


啊……回学校了。下周三考会计证,周六考计算机二级╮(╯▽╰)╭卧槽,觉得自己一定在作死,至少至少过一门拜托了����������


【凯源】我对象(十九)

喜欢喜欢

柒書:

十八 点这里

*今天一直在投票打榜所以晚了,sorry

*产出了一篇K远大家看到了吗(´・ω・`)

*也请都不要放弃。

——————————————————

 

37 如果你要离开回头看我一眼

 

王源是在三天之后出院的,经过仔细检查发现一点问题都没有,王俊凯感叹道:“你说你好不容易脑子出点问题,都没有开启异世界的大门,果然不是被选召的少年——哎哟!”

他收回拍在王俊凯脑袋上的手,掖紧了自己的领口,伤口上还贴着纱布,只得用帽子来挡住。他嫌难看,王俊凯说伤疤都是男人的功勋,说着说着手就伸过来要去揉他的头。王俊凯对他伤疤的位置了如指掌,那是他曾经亲吻过的地方。

这几天王俊凯一直呆在医院陪他,他说医院的病号饭不好吃,王俊凯出去提清淡可口的粥给他,晚上就在床边哄着他睡觉,偶尔王源因为头痛夜不能眠,他也不睡,就和他说话。检查结果最后出来的时候,王源妈妈才发现仅仅三天,这个孩子就瘦了一大圈,黑眼圈熬得堪比国宝。

她想这是连自己都没有办法做到的事,这个不到20岁的孩子竟然对王源这么好。

那天王源午睡,她把王俊凯叫到医院走廊上。

“虽然我和王源爸爸离异了,但源源没成年之前我也是他的监护人之一,现在这个样子,让我很难放心他……”她说,手指扭成一个纠结的姿势,“这几天我一直看着,你对源源是真好,我想,源源高三的最后半年,交给你,你愿意吗?”

“啊……?”

“你和源源一起住,照顾好他,可以吗?”

 

他并没有一口答应的原因是因为自己都还是一个学生,因为恋爱耽误学业是他和王源都不想看到的。他说那我跟源源商量一下,大概也是看出了他的犹豫,王源妈妈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三天的时间对于毕业生来说一点都不廉价,在他手术完的当天傍晚,王源的几个好友便结伴到医院来探病。王源笑嘻嘻地接过了一大摞卷子,骂他们没良心,几个人倒也自在,说我们这可都是为你好。

“为我好,就帮我把这些交了吧。”他从床头的书包里拿出前几天写完的作业,“都没来得及交给老师。”

“源儿,你哥哥对你可真好。”那天把王俊凯带去老师办公室的男生无不羡慕地说,“你都不知道,那天他跑来学校找你有多着急,那个样子,简直不像哥哥,像……”他说到这里,自觉不妥,闭了嘴去看王源的脸色,谁知那人听了反倒笑得更开怀,眼角洋溢出都是糖果一般甜腻的情意。

“那是啊。”他说着,去看阳台上那个人的背影。

同学走了之后王俊凯跨进来,坐在他旁边替他削了一个苹果。王源双手托着下巴看他,察觉到目光,王俊凯抬头:“干嘛?”

“快点啦好想吃啊。”

“给你换个吃法。”

 

葡萄干、杏仁、酸奶,和苹果块搅拌在一起,装在玻璃碗里端到他面前,王源抬头对上王俊凯颇为得意的表情。

“老王,你是小天使啊,你怎么知道我最近特别想喝酸奶。”

“跟你商量个事。”

“说呗。”

“你最后这半年是怎么想的?”他坐的那个位置是这几天来惯常的位置了,只是这个话题一经抛出,习惯了的地方还是如坐针毡,“我的意思是,我……还有阿姨都不放心你在原来的地方住了,嗯,你可以考虑一下,我们一起住,我给学校递交外宿申请。”

王源咀嚼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的目光停留在那晚酸奶苹果上很久,仿佛在思考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而他思考到最后只是鼓了鼓腮帮子。

“没事的。”

“啊?”

“我回去和他聊聊吧,总觉得经过这件事之后他不会再这么神经兮兮了。再说,我妈不是也在么,我不是不想和你在一起啊,只是,我的意思是你刚刚上大学,真的用不着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我是认真的,我希望,恋爱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使自己变成更好的人,而不是一味地去迁就,去心疼,去自责。”

他伸手摸摸王俊凯的脸,那人的眼圈通红,他却笑着凑过去亲他,是带着苹果香味的。

“我这么说,小凯知道吧?”

 

Roy:你回去了记得给我来个电话,信息也成啊

Karry:知道了,你比我妈还唠叨

Roy:不要这么说阿姨,小心我告状

Karry:卧槽你哪头的

Roy:[微笑]

Roy:那就开学见咯

Karry:好好养伤啊,不要太费脑子,医生说的我帮你记着呢

Roy:好啦,我会像紫薇答应尔康一样答应你的

Karry: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少年,好好学习

Karry:我一直在你身后,支持你[心]

Roy:必须的,一起加油[亲亲]

 

38 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

 

王俊凯回学校那天,天公不作美,下了春天以来的第一场小雨。春寒料峭中他把行李搬上五楼的宿舍,刘志宏已经在那了,等他安顿下来,一吸鼻子,果然感冒了。

他窝在宿舍床上拿起手机,想了很久还是退回桌面打开微信。

Karry:我到学校了[心]

对方并没有马上回复他,他看了看时间,正是下午上课,估计他也没空。于是喝了药倒在床上昏头大睡,直到饭点时分被刘志宏贴心买回来的酸辣粉香味唤醒。一身大汗之后感冒好转许多,他拿起手机果然看到了王源回的消息。

Roy:到了就好,好好休息

Roy:对了你看[图片]

Roy:开学小测试我考了满分,英语

他看着看着就笑起来。那个人满满的炫耀语气实在是太可爱,他常常对学姐和刘志宏说,“哎不是我想炫耀啊,是我对象他真的太优秀了,夸他夸着夸着——根本停不下来。”

此刻那张满分的英语试卷和第一的名次让他感觉特别骄傲。

Karry:源源我说真的,太骄傲了,能喜欢你真的太值得。

Roy:那必须[大兵]

 

他们约好了,高三是王源最重要的时候,最后的半年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王源成绩好,也不代表就能够不顾所有,他说源源啊你学习第一耍朋友第二。

王源:“那就数学第一,你第二吧。”

王俊凯:“不成,数学第一,理综第二,英语和语文并列第三,我只能排第四。”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刮了刮王源的鼻子,那会儿他们还在医院里,王源鼓着腮帮子兀自纠结良久,最后瘪瘪嘴:“好嘛。”

“那现在约法三章:第一,上课不能玩手机。”

“嗯。”

“第二,周末只能我来找你,而且我不会每周都来找你。你要好好补课。”

“……好吧。”

“第三嘛——”

“第三,考试考好了你给奖励唱首歌。当然,考好是指考第一名。”

他咬着笔尖提出自己唯一的要求,王俊凯笑着答应。王源往那张纸上面签了名,打趣问要不要按手印,王俊凯不要脸地指着自己的脸:“盖个章。”他白了他一眼还是狠狠地在脸颊亲了一口,亲完下结论:“王俊凯啊你最近越来越喜欢耍流氓。”

“嘿嘿。”

 

王源的爸爸自那件事之后没有对他们的交往表示过明确的反对,只是仍然处于非暴力不合作的冷战状态,好在他常常出差,家里只剩王源一人。周末的时候,王俊凯就过去帮他料理伙食什么的,两个人的日子过的总算没有太糟糕。

大学的第二个学期课业加重,专业课的比例也增加了不少,王俊凯常常在被高数和政治经济学折腾得死去活来之时打开微信,看到那个人短短的几句日常问候。

“唔,感觉又能爱了。”

C城的春天过得很慢,但夏季却来得尤其突然。今年夏天刚刚下过了一场大雨,王俊凯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上,感觉从地面蒸腾起不寻常的热度,这是他在C城经历的第一个夏天,梧桐树几乎能遮天蔽日。山城被一片郁郁葱葱的浓荫覆盖,走到主干道上,就是明晃晃白花花的阳光,有些刺眼,晒在身上灼热的疼。

他吸了吸鼻子,一整个春季的冷热交替让他感冒几乎没有断过,好了再犯,板蓝根和银翘片比之前的十八年加起来吃的好像都要多。C城的天气变化剧烈,没有家乡的温和,但是这种剧烈习惯之后却是很过瘾的。

 

Roy:大哥,我又考了个第一呢,单科,你猜是哪一科[微笑]

Karry:语文吧,不然就是英语

Roy:物理噢[再见]

Karry:棒极了,love u[亲亲]

Roy:伐开心

Karry:好好好,唱歌唱歌唱歌

Roy:我想见你了[微笑]夏天都还没见过你

Karry:嗯,那成,周末来找你

 

王俊凯关掉手机打了个喷嚏,他想着周末之前一定让自己赶紧好起来,不然这么憔悴都不好去见他。

刘志宏问他为什么又这么突然地配合治疗了,他吞下药片:“因为小王他很辛苦啊,如果我再精神不济地去被他看见了,就算他不会担心也总还是会挂在心上吧,不想让他分心,他现在啊,其实是不太适合谈恋爱的。”

“可是你们还是挺好的,不是嘛?”

“嗯,我觉得,他也不是离了我就不行。”王俊凯看着白瓷杯里的冲剂化开,“可能是我把自己看得太重了。毕竟他……不是小孩子了。”

之前学姐和妈妈都说过,王源是男生,他偶尔的撒娇只是在你面前,说明他在意你的一种形式。他不需要整日地和你黏在一起,也不需要每天听完你的晚安才能入睡,可是,你们在一起远远比想象中要艰难,当所有的困难都克服之后,你们需要面对的,是最终,自己的心。

他把感冒冲剂一饮而尽,舌根是苦的。

“凯哥放宽心啦,我觉得你对象他还是很……看重你的,你看上次等到那么晚。”

“嗯,所以只要他不放弃,我就不放弃。”

 

“感觉高三最后你们过得还挺不容易的。”

“和后来比起来,其实很单纯了,就是两个人,你一心一意地高考,我一心一意地等你。”

“啊,那后来呢?”

“就有另外的事情,我当时也没想到。”

“唔?”

“……他最后没有和我一个大学念书。”

 

tbc.

二十 戳这里

接下来很快就写到我想了很久的青年篇啦写的差不多也离完结不远咯。明天开始要搞作业什么的,这学期任务还是挺重,如果没办法做到日更不要怪我,你们知道我很努力的,对吧QAQ

小宝贝儿你怎么这么可爱������


宝宝啊唔啾啾


外面突然起了特别大的风,在这种有呼呼风声的深夜,我总是会想特别特别多,想起小学时候家旁边有棵树,想起初中时候麻麻接我回家一路的花,想起上一个刮大风的晚上你从泰国打电话给我,我说你的声音温暖而干燥,说呆在小城的时候一切都安心。马上就要十二点了,爸爸还没有回来,我知道妈妈肯定也没睡,毕竟这么晚是谁都放心不下,所以我也在陪她等虽然不知道要等多久。我只是不懂我爸为什么总要管别人家的事情,自私一点不行嘛,把自己休息的时间和辛苦赚的钱全部奉献给别人有多伟大,为什么就不能把多操的那份闲心放在自己身上呢,有多久没出去旅游了,有多久没安心在家睡一天了,总是别人有事麻烦我,别人需要我,你是为了别人活的么,何况人家还不领情,每次这个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plb还不死,他死了我爸就没那么多事管了,我妈也没那么多气生了,自己活的禽兽不如为什么还要拖累别人也不快乐呢。


宝宝你不要难过啊,即使我一点点也不能保护你。我还是希望你好好的��������


宝宝我怎么这么这么喜欢你


妈哒大大快点更文啊╮(╯▽╰)╭要死辣